中正大学 哲学系

:::

哲学系学术演讲公告:林耕汉博士

  • 2019-04-02
  • Admin
{{Alt_title}}

4月10日(下周三)本系学术演讲公告如下--
 
讲者:林耕汉博士 (中正大学哲学系博士后研究员)
讲题:政治哲学在民主社会中的角色:以公民的健康照护权利为例  
时间:2019.4.10 (Wed.)下午3时10分
地点:文学院412研讨室
摘要:
政治是什么?每个人对此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像是统治的正当性、权力的分配以及权利的赋予等。但是,相同的是,我们大致上都同意政治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公共事务。并且,对公共事务的参与会涉及到对政策和体制的评价。那么,这与哲学的关系是什么?我们大致上可以将哲学思考理解为是「反省」或者是「后设的思考」。以实践哲学而言,当一个行动存在时,我们探问使得我们采取该行动的理由是什么。当我们追问为什么我们应该采用某些体制和政策,而不是另一些时,我们即是在对他们进行评价。而评价体制和政策时,就需要援引若干政治价值支持自己的立场。由此,哲学之所以和政治产生联系,是因为:在评价政治体制和政策时,无论是支持或是反对,我们都需要透过理据来支持自己的立场。并且,民主社会对公共讨论的重视加强了政治和哲学这样的联系。以下,我想以公民的健康照护权利为例来展示政治哲学的这项特征。
 
在社会的分配正义上,健康照护(health care)资源无疑地佔有重要的一环。健康照护是指为了维持公民的健康状态,社会应该透过公共资源提供的那些服务。狭义而言,它可以是医疗照护和健康保险的同义词;积极而言,健康照护则包含任何与维持公民健康相关的事务。例如,假使健康知识的传播有利于增进公民健康,那相关教育资源的分配也可以被视为是健康正义的一环。社会应该分配健康照护的资源,意谓着公民被赋予一健康照护的权利(the right to health care),借由这项权利他们可以向国家要求相应的资源。许多学者都已经指出,与其他类型的权利不同,健康照护权利的关键特征在于普遍性,即每个人—无论其年龄(像因为年龄限制而暂时不被赋予某些权利)、性别(像有些权利只有女性才拥有)以及作为(像因为犯罪而被剥夺某些权利)等—都应该被赋予该权利(Daniels, 1985, 2008;Segall, 2010, 2013;Moses, 2012;Schinkel, 2013;Kelleher, 2013;Engster, 2015)。这是因为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有健康的问题。从政治规范理论和政治哲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我们应该透过什么样的理据说明每个公民都应被赋予健康照护的权利?或者说,证成「每位公民都应该拥有健康照护权利」的主张?近年来,丹尼尔斯(Norman Daniels)的正常机会范围论述(normal range of opportunity)和西格尔(Shlomi Segall)的运气平等主义(luck egalitarianism)是其中的代表。然而,经分析,这两项正义理论都有其困难。于是,我试图以另一种论证来证成公民的健康照护权利。